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

您当前位置: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 > 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 >

GL 日出东方 广播剧 剧本金算盘论坛www.758777.com

发布日期:2020-01-30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【马车队伍,长长的一条队伍啊,在走路,后期晓得的吧,一定晓得的吧?要气势恢宏起来!】

  东方咎:(内心,回忆)终于,又要见面了么?(一个名字包涵了多少眷恋啊)楚天曦……

  【陷入回忆的场景,注:一下每个场景都是一个时间的跨越,请后期适当处理,不要显得过于突兀】

  太监: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今封齐王世子东方咎为致远侯,加封天骑都尉,袭二品爵,世子位续。送往卢兴堡驻边三年,学习排兵布阵,以备我东桤之用,钦此!

  东方哲:(惊喜)快起来,咎儿!(停顿,打量)两年不见,竟长了好些,快赶上为兄了!等咱们今番去楚国,为兄给你讨个沉鱼落雁的世子妃回去,www.005382.com吴聚生坐满了5年牢已经出来不会让她让皇叔一并瞧着,乐个结实!

  东方咎:(16岁,微微脸红)这……不瞒王兄,咎儿已有喜欢之人了,便是那楚国的七公主。

  东方哲:(大笑)我们的东桤世子真是成人了!此次王兄便代你向那楚皇讨得七公主回国做世子妃!

  【空气里突然传来不同寻常的声音。“诤——”声音不大,微微颤,似是极远的地方传来,啊啦,其实就是哪家不长眼的箭射中了太子炮灰童鞋】

  东方咎:王兄,王兄!!!(小心翼翼)王兄!王兄!你可——你可别吓我…..(吼)来人!备车!快备车!

  东方平:(失神,不相信,阿门,老来丧子的打击有够大)你说……什么?(突然好像发疯的吼)那你还回来做什么?没了太子,你就给朕去陪葬!!去陪葬!!!!

  东方平:(被砍了,气息奄奄还挺愤怒)东方泰,你——你居然带凶器进宫?(稍稍提高音量)来人,来人啊……

  东方泰:(喘气,CV读台词时气息慢慢变弱,因为快领便当了)呵呵……皇兄,你该后悔先前谈话时屏退了众人把?咳咳……你知道,这是谁的主意么?这是当年云柔嘱咐我的。自咎儿出世,云柔便在我朝靴里藏了这把匕首,她说,总有一日你会对我父子起杀意,所以这十几年我不曾放松过戒心,如今,你我兄弟一人一刀,谁都不欠谁的,哈哈……(吐血,死吧死吧,给了你这么多台词还不死太对不起我了)

  大臣:东方咎!你身为齐王世子,加封侯爵,受皇上恩泽,居然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来!

  东方琳琅:(一声娇叱,我想说,三子,千万别攻)全都给我住手!方才我就在永乾殿,父皇与皇叔并非世子所害,这都是本宫亲眼所见,孙大人何处听来那些佞词?(口气含怒,话里半分余地不留)父皇驾崩,皇叔一并故去,我东方皇朝只余世子一条血脉。大人在此对世子痛下杀手,是打算绝我东方一门香火?

  东方琳琅:(温柔)咎儿,咎儿!现在不是你软弱的时候,还等你去发号施令,君临天下呢。今由东方咎承袭东桤王位,通令四海,百官俯首。

  【铃声由远到近响起,呃,道士应该手里摇铃铛吧?啊哈,后期,反正就这么个意思,道士的下句话也是由远到近的】

  云崖子:哈哈!果然是天子口气!这大街上人来车往,皇上的辇驾停在这里多有不便,不知可否寻一僻静所在?贫道也好为皇上卜一卦!

  东方咎:(内心,读)皆道红颜覆国易,谁解情丝绕;孤枕难解相思恨,直往天涯追向归日角。脉脉情语转头空,莫道当日好;忘却尘世痴情苦,留得身在且待春来早。www.313333.com终极他持续解脱对手2名球员后起脚射,(不动声色)道长请解签。

  云崖子:皇上是聪明人,应是明白。这自古红颜多祸水,(停顿)这天机还是不泄的好!

  东方咎:(噎一下,笑)叫我来卜卦的是你,说天机不可泄露的也是你。道长,你这是何意?

  楚威:(和气)今年,寡人收了九张向七公主求亲的帖子,小女得几国如此厚爱,实在让寡人惶恐。可是,也深感为难。各位都是少年英雄,寡人着实不好厚此薄彼。诸位不如各展功夫,一较高下,这样,才显公平。不知投帖的几位意下如何?

  北都坎:(丫就一流氓大汉)那是自然,早就听说今年的七公主是楚国公主里面最绝色的一位,而且自幼习武,身手不凡。不过,这武功在好,也是我们男人的陪衬啊!(大笑)

  楚天曦:(思量,读)伏雨朝寒愁不胜,那能还傍杏花行。去年高摘斗轻盈。漫惹炉烟双袖紫,定将酒晕一衫青。

  【外室,鸟形的泥哨,幽幽吹起了当初灵儿所吹的小曲。楚天曦手一顿,放下笔】

  东方咎:(淡笑)你楚国皇宫的守卫,不过如此。(感兴趣)在干嘛?呵,一阙未完的浣溪沙?我来给你续上尾如何?

  东方咎:(笑意正浓,没错,肖子,你妖孽吧,爷满足你这个欲望,但是,不许荡漾)可有想我?(停顿)我想你了呢。(蛊惑)这一次,跟我回东桤,可好?

  楚天曦:(轻笑)不必担心的,这儿是楚宫,少看一会儿,跑不了的。再说也不急在这一时。

  楚天曦:(似笑非笑)伯牙子期,琴寻知音。我弹过,你要说得出意境来,否则,以后可就别再想听我的琴了,如何?

  东方咎:(为难)这代价未免大了些……(内心,暗喜)以后?她都想过以后了么?呵呵。(对白,精神)当然——洗耳恭听!

  东方咎:(目光炯炯,朗然而答)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;花前月下,才子佳人;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

  楚天曦:(又惊又喜)果然是个伶俐的!(幽幽)这琴曲唤作《忘情曲》,里面有个典故的,可有兴致听?

  楚天曦:在我楚国,有一佳色女子,自幼去绕龙山拜师学艺。那师父门下已有徒弟两名,三人自小一处练功,情同手足。等逐渐长大,自然情愫暗生。只可惜小师弟对这女子心仪,而这女子却独爱大师兄,奈何大师兄从未曾有所回应。于是,情丝缠绕,苦不堪言。一番挣扎后,大师兄远赴异域,小师弟浪迹天涯,而这女子,只能在琴上奏一曲《忘情》,不知这段情缘该遗忘还是铭记。

  楚天曦:(嫣然一笑)但识琴中趣,何劳弦上声。(打趣)不过,东方,你呆的时间太久了,也该回自己行宫了吧?

  东方咎:对了,方才你说的那《忘情曲》的典故里,那大师兄为何不曾有所回应呢?

  楚天曦:(内心,一凛)竟然,是躲不过去的,东方她终究太过聪明。(轻叹口气)因为那大师兄,也不过是个寻常女子而已。

  楚威:(没注意楚天曦的神态,自顾自说)他这一趟,是为你而来的呀!(叹气)如今,父皇心里很是为难。父皇并非不知,你是有情与他的,(声音沉涩,说得很是艰难)可他若真的有一统天下的念头,那时,你和他是夫妻……(轻叹)这让父皇又该如何是好啊……

  南宫玉蟾:父皇一直记挂陛下,得知龙体微恙,特嘱咐小侄此次来此多加问候,不知可否见愈?

  楚天明:(急切)父皇父皇!我来是有要紧的事要与父皇说呢!南宫大哥说,那东桤东方咎,临来时把边境的大军排布齐整,只等这端午一过,就要起兵征伐咱们了呢!

  南宫玉蟾:小侄手下的禁卫刚刚自边境带回的消息,绝无差错。东桤之兵已经停止操练,集结完毕。只等东方咎自这楚都回去,便要大举进犯了。

  南宫玉蟾:(言辞恳切)我南溟与中楚比邻,也同东桤接壤,一旦楚国失守,我南溟定然唇亡齿寒,成了那东方咎下一个蚕食的目标。所以,楚国的事与我南溟休戚相关,我因那东桤进兵,也是昼夜忧心。

  南宫玉蟾:小侄正有此意,东桤向来以信立国。朝中自君王至百姓,无不尊义重诺,这东方咎,身为帝君,更不能随意背信。

  楚威:侄儿的意思是,让他立下信诺?(顾虑)恐怕,不会那么简单。那东方咎岂是能如此容易听我们摆布的?

  楚天曦:(脸色瞬间泛白,这段,CV自己找感觉来吧,语气太过千转百回,编剧描述不全)该来的,终究是来了。不去想,不去问,不代表就永远不会发生。自欺难欺人,掩耳盗铃的伎俩始终要被事实击碎。有情又如何?情重又如何?东方,我们不过是命运里的两枚棋子,摆在哪里,终有定数。本不该相逢的,更不该这般知心知意,如那样,便不会如今日遗憾。只是遗憾么?(自嘲)仅仅只有遗憾的话,心不该是痛的吧?

  灵儿:公主叫我送粥来给东方公子。公主说,方才饮了酒,让公子缓一缓,吃些粥再往里边去的。

  楚威:东方咎!你狼子野心,世人共知!竟然在我边境集结大军,妄图倾覆我楚氏之帝尊!上天有眼,让你落入我楚都之中,如今你已经插翅难逃,还不速速束手就擒?!

  楚天曦:(平静)只要你立下契约,若非出于防卫,有生之年,与四国和睦,永不兴兵,便可安然无恙。(屏着气息)你已经中了蚀心断肠散,腹绞只会愈加剧烈,三个时辰之内若无解药,便可心裂肠断而亡!

  南宫玉蟾:尽管放心。(冷笑)只要一颗,那东方咎便知厉害。(惊)公主!你这是做何?要试验的话,随便找个下人即可啊!

  南宫玉蟾:(急切,还是假装关心?)公主还是快快把解药服下,何必去受那无谓之苦。

  楚天曦:(脸色苍白)南宫皇子所言果然不假,这药性的确厉害。(内心)咎,我虽不能不去伤你,却至少能够让你留着性命平安的离开。不让他害了你,也许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。金算盘论坛www.758777.com

  楚天曦:(平静)你快些应下吧!服了解药,好好的回到东桤去,再不要兴兵,只做好你的帝王。(内心,痛,急切)即使从此永不相见,天曦无论在哪里,会在心里记得你的,求你快些应下吧……

  楚天曦:(内心,如释重负,又开始沉重)不要恨我……请你不要恨我……忘记我吧,忘记曾经是怎样的心动情绕……连同我的伤害,一并忘记……留在属于你的王国里,好好的活在那里……